This website requires JavaScript.

    一卷膠片 一段人生

    校友之聲

    2020 年 11 月 06 日

    03 : 32

    • 電影是一種獨特的藝術,因為它以其他藝術形式如繪畫及攝影不能取代的方式捕捉生命。上海耀華古北校區2015年畢業生陳信怡女士就正在捕捉我們缺欠的那部份生命,她希望繼續透過藝術、文化及可持續性,製作傳達人性及自然之美的電影。


      「電影最終把我喜愛的一切融為一體:音樂、美術、文字及故事」

      身為編導的信怡不斷參與和觀察社會,不限於身邊的人群,更是多了解自身。她說:「這樣我就能夠創作我想表達的東西。」


      在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求學期間,信怡修讀的環境課程讓她意識到氣候變化及污染問題的嚴重程度。她的首部電影《I Will Keep Your Light》就是探討氣候焦慮症的主題,並叫我們開始注意身邊發生的事。她說:「居於加拿大,環顧都是大自然、海洋、沙灘及森林,像是一種特別的禮遇。當我製作這部電影時,我更珍惜這一切﹗」她的第二部電影《Reverie》則探討科技與我們的關係,這是我們日常要處理的另一重大議題。信怡想透過一個講述停電的故事,說出當我們被迫停用我們的數碼設備時會發生甚麼事,從而鼓勵觀眾在科技與自身之間找到平衡點。「作為一個創造者,我覺得身邊所有事物、任何經歷都很自然地把我帶往我真正熱愛的事情。雖然我未必能夠解決那個問題,但可以敲響警鐘及引發大家關注問題已經很足夠﹗」


      Her second big production "Reverie", explores our relationship with technology, another big issue that we all deal with daily. Through a story about a power outage, Chelsea hopes to depict what would really happen if we were forced to disconnect from our digital devices. Ultimately, the film encourages her audiences to find the right balance between humans and technology. "As a creator, I feel like everything around us, everything we are experiencing, naturally draws me towards something I really feel passionate about. Although I might not be able to solve the problem, being able to ring a bell and bring awareness of the problem is already enough."


      「藝術的存在是為了給予我們安慰,告訴我們並不孤單,總有相似的人在經歷你正在經歷的事情﹗」

      一般而言,最能感動我們的電影不是擁有最佳視覺或音響效果的電影,而是那些真正令觀眾產生共鳴的作品,這亦是信怡作為監製嘗試做到的事,她製作的所有電影都與她的經驗和觀察有關。她現正埋首兩部電影的製作,其中一部探討在大城市生活的孤獨感,尋找我們這一代感到孤獨的原因,以及我們如何離開這種惡性循環,這部電影的靈感來自還未完結的新型冠狀病毒病大爆發。另一部電影表達的訊息是我們往往忽略了勞動階層的努力,我們現在享受的一切都是他們建立的,這部電影就是探討他們的故事。信怡說:「我們中文有一句話『藝術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我想從女性的角度、以剛畢業踏進社會的心境表達自我,嘗試理解生命正在發生甚麼事。」


      我們在不同的人生階段會享受不同類型的電影,正因如此,信怡從沒有崇拜一個人或推崇某部戲,但在現階段,她向我們推介兩部電影:


       《一一》,2000年由楊德昌執導的台灣電影


      一個台灣家庭三代人的故事帶觀眾探索台灣生活


       《羅馬》,2018年由Alfonso Cuarón執導的墨西哥電影


      導演透過一名中產家庭家傭的生活,半自傳式地呈現家鄉墨西哥城科洛尼亞羅馬


      有時候,影院效果的確是享受電影的重要一環,但能夠與戲中的家庭或角色連繫上,或者明白及與那個精彩故事產生共鳴,才令我們再三回味及不住思考,這就是信怡現階段最享受這些電影的原因。


      夢想與麵包之間的平衡

      新冠病毒病爆發期間,戲院都關門,電影似乎不再是必需品。信怡說:「但是人需要這些安慰,人需要藝術﹗」雖然她現時的製作都是短片,但她希望把細小的螢幕變大。她希望透過密密製作短片為事業累積經驗,最終能夠參與大製作,並發展自己的風格及故事。


      不過,因為剛起步時的寂寂無名及在行內未有豐富經驗,很難在理想與麵包之間取得平衡,尤其是信怡大部份的製作都是非牟利的。現時,除了非牟利電影製作,她也做商業廣告及品牌宣傳片。「現在,還是起步階段,我無需作出明顯的選擇,但平衡兩者最終會是一種挑戰。如果我想繼續行這條路,我要探索這個問題並尋求答案。」


      藝術從來不是要滿足所有人,而是製造與人的連繫

      話雖如此,信怡鼓勵已投身或考慮從事這行業的人,要保持熱情並相信你所做的事情有意義。她說:「能夠徹底探索很難得,當這是一次獲得益處的機會,不要輕看當中的寶貴意義。當你對藝術或探索藝術的環境有熱情,請盡情發揮,這樣的事不常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