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website requires JavaScript.

    认识耀中幼教学院“明师计划”: 将“游戏中学习”理念贯彻推行

    校友之声

    2020 年 11 月 06 日

    03 : 29

    • 在2016年,耀中幼教学院推出〈明师计划〉,入选的优秀毕业生获聘在香港耀中属下的幼稚园工作一年,之后耀华国际幼稚园也向这些毕业生敞开大门,充分体现耀中耀华〈从婴儿到学士〉(B to B)模式特色;及至今年,上海耀中也首次聘任3名毕业生为助教老师,为期一年。

      “许多香港的国际学校,一般只聘用拥有学士学位的幼教老师,且倾向于聘用具备教学经验的,耀中亦不例外。” 耀中幼教学院学生事务主管左大伟坦言:“为了让我们的毕业生有更多机会接触优质、创新的幼儿教育,并证明耀中众多幼稚园对我们的毕业生质素充满信心,我们成立了〈明师计划〉”。


      耀中拥有丰富的【游戏中学习】理论和实践经验,毕业生能在国际化双语教学团队中学习和接受指导,对他们来说,无疑是极佳的事业起步点。 事实证明,过往的〈明师计划〉之毕业生也深受好评,在完成一年合约后获得续约留任。


      幼教学院的课程如何让他们实现事业梦呢?他们在耀中有何收获与理想呢? 于9月上旬,我们在上海、香港两地探访了今年参加〈明师计划〉的5位优秀毕业生,分享她们的成长与蜕变。


      在耀中实现幼教理想

      “她们表现优异,为学院的发展做出积极贡献,在宣导儿童权益和福祉方面显示出坚定的信念,并且全力支援【游戏中学习】教学理念。” 左大伟这样评价入选〈明师计划〉的学生的共同点。


      陈灏欣(Harriet)从小已参与义务工作,帮助幼稚园的小朋友达十年之久,曾多次获得香港社会福利署颁发的志愿服务奖。 然而,在香港传统学校一路求学,曾经因为遇上不大理想的老师,一度令她丧失学习动力。 如今回看,更让她确信老师的重要性,她对于国际学校的理念也有更多的认同和期待。


      在耀中幼教学院完成高级文凭之后,陈灏欣继续深造学士课程。 去年除夕,教授给她一张纸,鼓励她设定目标,她写下了“一级荣誉毕业”,最终她实现了GPA从3.6升到4.0的佳绩。


      如果不是导师的激励,她也不会跳出舒适圈挑战自己。从报名〈明师计划〉至抵达上海浦东耀中,她独自地开始事业生涯的第一站。 四年间重新找回动力和自信,更学会抓住机遇,陈灏欣十分感慨地说:“幼教学院简直改变了我的一切,我想这就是缘份吧。”


      同样从小就有幼教经验和理想的叶善婷(Karen)和陈加旼(Carmen),一起被安排到上海耀中浦西荣华园。 幼教学院全英文教学环境,让她们能够胜任国际老师的职责,而双语能力更帮助他们成为与内地学生家长沟通的优势。


      虽然在学期间,学院也为她们提供了各种实习机会,但她们无疑更认可国际学校的教学方式,比如生成课程,与学院的学习更好接轨。“很多学校虽说是国际学校,却仍很在意学术成绩,耀中的理念是【游戏中学习】,我们刚开始工作,就是要不断摸索,如何贯彻地实践出来。 ”叶善婷说 。


      加入耀中短短两周,叶善婷就实在地感受到了【游戏中学习】奇妙之处。 有次在与一个小朋友玩玩具,提及大象“elephant”,没想到过了几天那小朋友还记得,兴奋地说起他经过其他班时,亦看到他们也有玩“elephant”。 在耀中校园, 观察、联系事物和环境、语言表达,学习就这么潜移默化地发生了。


      张淑仪(Elis)和许舒琪(Suki)选择留在香港耀中,亦由助教起步。 “本地幼稚园以老师为主导,而耀中的办学理念是以小朋友为中心,尊重他们的兴趣、选择、想法,以此设计课程,使用自然和开放的学习材料,更看重他们的创意和创造力,包括艺术和科技素养的发展,这些都和我的教育理念完全配合。”张淑仪说。


      许舒琪分享幼教学院对她最大的影响,答案同样是【游戏中学习】。 她由衷地希望,这教学法能进入更多香港的主流学校,让每个小朋友都能在童年多玩一些。 求职时她也会特别看幼稚园的课程,是否与她的教育理念相近。 许舒琪说,香港幼教行业人才相对饱和,疫情又进一步增加就业难度,招聘取录率高达1:400,因此, 〈明师计划〉实在难能可贵。


      张淑仪是5位〈明师计划〉的毕业生中唯一的高级文凭毕业生,她凭着优秀的表现,最后入选这个竞争激烈的计划,她十分感恩。 现在每个星期六,她还修读幼教学院的学士学位课程,预计四年能拿到学位。 在香港耀中留任,是她未来数年的理想。


      从经验中活学活用

      “我们从耀中幼教学院毕业,来到上海耀中,大家拥有共同的理念,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我们所学的真正体现出来。”陈加旼也如此说。


      受疫情影响,家长无法进入校舍,需要老师付出更多时间精力,耐心地与家长沟通。 这对她们也带来了非常不同的挑战。


      陈灏欣习惯了用电话、zomo等多种通讯方式与家长沟通;陈加旼则反思到可以尽量在Seesaw多上传照片,让家长即时观看到孩子们在幼稚园的生活,减少家长的挂虑;而叶善婷从联席老师身上学到一招,就是和家长面前提及孩子时,直接念他的中文名字会更好,而且最好挑重点,不必把所有东西一次说完。 这些小技巧无疑都来自经验的总结。


      在开学初期,小朋友需要适应从分组上课至与全班同学一同学习,这难免有点压力。 特别是在与妈妈分开时的哭闹,老师便需要更多时间去安抚。另外,在疫情中,很久没与同伴玩耍,小朋友会因为不肯分享物品而出现互相争执的情况,这时老师也要耐心多教几次,让小朋友学会用言语去表达心中所想。


      在陈加旼班里,年纪最小的一个孩子,几乎每天都哭,令她格外费神。 于是她想了个办法,就是拍下他每天在校园的生活照片,做成一个有次序的日程表,当孩子完成一项日常活动,陈加旼就拿走一张照片,让他对校园的事情和剩余时间有所预期。 果然没过几天,他就进步神速,哭的时间越来越短。


      “我们学的理论都在脑子里,要运用出来时,还得想一想,或者翻书本确认一下。” 陈灏欣坦言,在这方面,学校特意安排的幼教部主任给了很大指引,包括每周约见一次,以及进入班房视学,并给予建议。 例如令她焦虑的物品分享时间,主任给她的贴士就是停一停,等一等,不必急于解决。例如小朋友为了用胶水而吵架, 干脆拿多一支给他们便可以了。 “有时候我们新人容易太着重理论思维,反而忘了变通,灵活正正是我们经常忽略的。”


      在香港耀中,每周正副校长会轮流与张淑仪和许舒琪开会,推荐参考书籍,讨论遇到的困难。 张淑仪印象最深的是校长介绍实况转播(spot casting)的技巧,不加偏见地鼓励小朋友了解和表达自己的情绪。 而她要面对两岁的低龄幼儿,他们掌握词汇有限,她会更多关注他们的需要,多用积极正面的说话来引导和加强互动。


      许舒琪特别欣赏香港耀中的文化,我们不会刻意强调加班,而是平衡生活与工作,同事们之间的分享交流机会也很多,并且鼓励新人分享看法。 幼教学院的老师不时来访,也让她感到亲切不已。


      9月23日,香港的幼稚园开始逐步复课,作为助教的许舒琪和张淑仪,主要帮助老师准备教材、安排新校服等,亦需照顾几个小朋友,陪他们游戏和学习等。 工作琐碎而忙碌,几乎让人停不下来,但她们都一一认真而专业地看待。


      做新老师的第一年,陈灏欣希望自己能从小处做起,努力为同学与学校做出贡献和积极影响。 在最近一次课室布置中,就令联席老师眼前一亮。 有空时,她还在研究与对比香港和英国的课程内容,通过参考自主设计课程并制定教学计划。


      陈加旼和叶善婷下课回到家后,还会花时间整理歌纸,根据小朋友最新表现的兴趣主题搜索,让他们常有新鲜感,自己又会预先学习,到了课室就可以带领他们一起唱。


      “耀中是最可以让我学有所用的地方。” 这么多小朋友每个都有很多感兴趣的东西,如何跟随他们的兴趣设计课程是最大挑战。”许舒琪笑说,“耀中的老师真的多才多艺,能力又高。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尽力学习和吸收,丰富自己的幼教经验。”